霹行政议员被揭与舞弊者曾是合伙人 疑要官员挡灾

风云时报

霹雳国阵被指延续朋党利益“兼容并蓄”,兼顾互惠,人民公正党青年团副总秘书郑立慷要求反贪会涉入调查,以找出事实的真相。

也是公正党迪查州议员的郑立慷于日前向反贪委员会投报,要求调查有关霹雳务边双溪伊德重组村土地涉嫌特别固打方式批准给巫统区会领袖及村长的事件。

然而,国阵州土地委员会委员会主席兼州务大臣占比里对此事至今噤若寒蝉,只字未提,反而交由次要人物哈米达行政议员出面澄清,不过却越描越黑,越澄越不清。

涉案者与哈米达曾是合伙人关系 州政府把责任推向土地局官员

郑立慷昨日在其服务中心召开记者会进一步揭发,原来巫统务边区会主席韩沙莫哈默卡欣之前曾与哈米达同是一家公司的合伙人兼董事,其间的合伙人关系,其特殊关系会否延伸至现今的重组村土地批准固打制上,的确耐人寻味,因此不得不要求反贪污局更应彻查以视众疑而正听。

他表示身为州土地委员会主席的州务大臣竟然至今没有发表过任何谈话或澄清此事,所以郑立慷在12月16日正式向霹雳反贪会报案,要求彻查此事。

郑立慷于12月3日揭发霹雳务边双溪怡德127户申请重组村土地名单中,竟然出现了10个在巫统务边区会主席及另外9个区会执委名下的固打,此外还列出3个村长固打名下的另外30块土地。

事件揭发后,霹雳高级行政议员哈米达在12月18日举行记者会,表示州政府并没有既定的政策给固打制给予政治人物以获得土地申请。

她还强调那只不过是个别土地官员,即是金宝县土地高级官员卡马鲁查曼韩沙自行决定的做法,与州政府土地政策无关。

针对此说法,郑立慷继续批评说;那是掩盖国阵州政府中朋党利益互相维护及交往的一贯传统,也说明了国阵霹雳州政府并没有认真针对此事进行调查,而哈米达的说法只不过是在掩盖事实的一种拖延手法而已。

他反驳哈米达言论时表示,“一个普通地方官员怎么可能在不照会州政府的情况下,就断然做出自己的决定?难道他不知道州政府的政策中是不可以政治人物名义的固打制来列入批准名单的吗?”

他说,如果该地方土地局高官可以说不懂,那么国阵委任的高级土地官员难道对州政府政策是毫无基本知识、一知半解吗?

霹雳反贪污局至今还没有对此事件做出进一步的解释及答复,因此郑立慷就此事表示,他会在给予反贪会2个星期时间进行调查,若再得不到答复,就会直接上门到反贪会去,要求书面解释。

郑立康也呼吁州政府尽速将特别固打给予巫统务边区会主席和9名执委以及3个甘榜村长名下的40块土地的批准腾空出来,重新让当地需要土地的贫穷民众申请。

然而,这问题接下来的情况会是如何呢?其事后发展会否以地方土地官员作为此舞弊事件的牺牲品呢?这都是人民需要进一步观察与跟进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