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政部抗议警察暴行 律师偕受害者呈备忘录

“捍卫自由律师团”与警察暴行的受害者及家属提呈备忘录给内政部一波多折,除了受保安人员阻拦,已获知此事的内政部高层无一出现,仅派一名官员接收备忘录。

“捍卫自由律师团”(Lawyers for Liberty)今天早上前往位于布城的内政部提呈备忘录,以为命丧于警方暴力行径受害者寻求公理。

备忘录中纳入六名受害者分别是古甘(A. Kugan)、沙里尔阿兹兰(Shahril Azlan Ahmad Kamil)、莫哈末阿夫汉(Mohd Afham Arin)、诺丽占(Norizan Salleh)、阿密努拉希(Aminulrasyid Amzah)和阿占慕丁(Azammuddin Omar)。

至少十位受害者代表律师,包括苏仁德兰(N Surendran)、拉蒂法(Latheefa Koya)、法蒂亚(Fadiah Nadwa Fikri)、普斯巴华蒂(Puspawati Rosman)等,以及其中五名受害者和家属到场。

大约上午11时,内政部大厦的入口处的保安限制媒体进入,向在场媒体表明只能让五名记者随队伍进入递交备忘录。

后来,“捍卫自由律师团”的律师团对到达获悉此事后,大表不满,更与在场一名印裔保安人员起口角,不过后来保安人员的高层出面调停,双方才平息下来。

保安人员高层也允许律师们和媒体全数进内,但由于部分受害者家属还未到达,所以只能继续在外等候。

直到上午11时半左右,全员到齐在浩浩荡荡踏入内政部。此外,人民公正党青年团团长三苏(Shamsul Iskandar)后来也到场支持。

内政部高层全不在?

到达内政部大楼的门口处,数名等待多时的警员向苏仁德兰和拉蒂法了解事情原委后,表明会有一名内政部官员前来接收有关备忘录。

不久后,一名特别官员来到,而苏仁德兰向对方了解后,发现部长希山慕丁(Hishammuddin Hussein)和数名副部长都不在大厦内,而总秘书等高层都同样出外。

这情况引起受害者家属和律师们不满,苏仁德兰强调,自己两天前已经电邮、传真和拨电到内政部,表明会在今天前来呈交备忘录,无奈内政部高层今天的态度显得不愿接待他们。

拉蒂法提到,之前前来内政部为诺丽占提呈备忘录时,内政部也宣称部长和副部长不在,可是后来却发现部长们都身在大厦内,更有召开记者会。

无论如何,与家属简短讨论后,“捍卫自由律师团”与受害者家属最终决定仍然把备忘录交给该名特别官员。

不满内政部没作准备

除了莫哈末阿夫汉的家属身在柔佛无法前来,古甘母亲、沙里尔阿兹兰本身、诺丽占与母亲、阿密努拉希姐姐和阿占慕丁的哥哥都现身内政部。

苏仁德兰代表家属向媒体发言,讲述数名受害者的遭遇和家属目前仍然承受失去家人的痛苦。

“我们要警察接受这些事情的责任。因为如果他们不接受这些责任,事情会再度重演。”

“我们当下的情况是,一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政府就会出来保护警察部队,而警察本身则试图掩盖事实,就像在阿密努拉希、古甘的案件,在每一起(类似)案件。”

他强调,家属们今天来到内政部提呈备忘录,除了要求公理,同时也希望不会再有其他国人承受他们所面对的痛苦经历。

此外,他们也表明对内政部十分不满,特别是“捍卫自由律师团”已经透过多个管道声明今天会前来提交备忘录。

”我们对希山慕丁很失望。他知道我们要来,却没有作安排。他不在,副部长也不在,没有人在除了一名特别官员。你看到他接收的态度,(他)完全没有兴趣。“

他们希望开斋节来临之际,内政部高层除了快乐迎接佳节之外,也要想起警察暴行下的受害者与家属。

备忘录提出四项诉求

“捍卫自由律师团”与六名受害者和家属所提呈给内政部的备忘录,内容主要是提醒内政部长有关过去两年屡屡发生的警察暴行,,要他知道大家仍然在等待答案与公理。

他们在备忘录中向内政部长提出四项诉求:

(一)把犯案的警察绳之于法,包括雪州总警长卡立阿布峇卡(Khalid Abu Bakar)和即将卸任的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Musa Hassan),让他们承受与其罪行同等的严重刑事起诉和纪律行动惩处。

(二)接收警察皇家委员会在2004年的建议——设立独立警方投诉及违例委员会(IPCMC)。

(三)重新检视和公开拘留或审问程序与警方使用枪械的”标准作业程序”(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简称SOP)。

(四)建议首相和内阁公开向受害者和生还者道歉,并承担警察部队所有违法行动的责任。

阿占慕丁被警察殴打一案迄今仍无消息。内政部长承诺调查诺丽占遭警察无辜开枪的案件,但同样没有进展。

被便衣警察开枪击毙的莫哈末阿夫汉,以及射伤脊椎的沙里尔阿兹兰,两起案件如今仍未有人被提控。古甘案件审讯揭露有超过一名警员涉案,结果还是只有一人被控。

警方施暴与滥权的受害者

2009年1月15日,22岁的印裔青年古甘(A. Kugan)被指参与数项发生在梳邦再也的偷盗名车活动,遭到逮捕及被扣留在梳邦大班警局。在20日早上,他被发现暴毙在扣留所内。

首次验尸报告显示,古甘是因肺疾致命,但二度验尸报告证明他是遭到严重殴打导致肾脏衰竭而死。迄今只有一名盘问古甘的普通警员纳威德兰(V. Navindran),正式被控告两项蓄意致伤死者古甘的罪名。【点击:警员被控蓄意致伤罪 家人不满只一人被控】

2009年4月16日凌晨12时半,今年25岁的马来青年沙里尔阿兹兰(Shahril Azlan Ahmad Kamil),在莎亚南遭警察开枪射伤。当时他遇上警察的路障,但车子未更新路税,便尝试避开路障。

未料惊慌退车时,同车友人看见两名穿着便服并手持木棍的人前来,不久便听见两三声枪声。其中一枪更穿过阿兹兰左边的肋骨,直击其脊椎骨T8的位置。【点击:青年遭枪伤一年无下文 开枪警员仍在外值勤!】

2009年10月20日,地点位于柔佛再也花园(Taman Johor Jaya)通往巴西古当的路上,一名年仅18岁的马来青年莫哈末阿夫汉(Mohd Afham Arin)及其同龄友人共乘一辆摩托。

他们随即遭三名便衣警察追逐,结果莫哈末阿夫汉遭警方一枪击中心脏大动脉而死王亡。警方之后宣称,怀疑他俩涉及发生在柔佛再也花园的抢劫案,而乘坐摩托车后座的友人企图袭警,警方被逼开枪自卫而杀死了莫哈末阿夫汉。【点击:柔佛三人再命丧警枪下 26团体声促总警长下台】

2009年10月30日凌晨3时许,诺丽占(Norizan Salleh,右图)乘坐友人驾驶的国产华嘉,回家路经中环第二大道(MRR2)时,在轿车行驶中的情况下,警方毫无预警地开枪拦截,导致诺丽占身中五枪并被踩断肋骨。

诺丽占在今年二月份曾提交备忘录给警方及内政部长希山慕丁,而希山在四月份更承诺会查个水落石出,还会考虑替她偿还住院费用。【点击:诺丽占终于见到希山慕丁 内长承诺彻查警员乱开枪】

2010 年4月26日凌晨2时许,14岁的阿密努拉希(Aminulrasyid Amzah)不幸遭警方击毙。警方称,事发当时他无照驾驶,车上载着一名友人,因害怕警方临检而企图逃跑,后遭警方追缉,并放枪击毙。警方指受害者车上有武器,且企图退车冲撞警方。该事件引起各方面关注,指警方涉嫌滥用暴力危害公民安全。

5月3日,14岁少年阿密努拉希枪杀案第一目击证人兼死者朋友阿占慕丁(Azammuddin Omar)首度向媒体供证事发经过,并称亲眼目睹友人遭枪杀死亡,同时指遭至少五名警方殴打。他也重申,死者并没有倒车撞击警察,而车上也没有攻击武器。【点击:“他倒在我腿上死了” 少年亲睹友人遭警枪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